Phyliss Jia Gai 盖嘉2014-11-07 11:27 PM

人生如戏的论调可取吗?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Erving Goffman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提出了举世闻名的拟剧论(Dramaturgical theory/perspective), 该理论的核心观点是,人际交流是基于文化社会习俗约定的表演。拟剧论为社会学家研究人类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然而理论可能只是理解生活的切入点,并不代表大多人对生活的理解。这意味着,即便我的行为和演员极其相似,我也不一定认为生活就是一出戏。三个心理学家和一个社会学家对拟剧视角(dramaturgical perspective) 的心理意义进行了研究。相关性检测揭示了拟剧视角与一系列变量的关系。比如,拟具视角越强的人,越物质主义,认为自己拥有的物质定义了自我;他们也越容易对道德和宗教价值的绝对性产生怀疑;且更倾向于个人主义,更容易认为自我是复杂多面的。这些结果意味着拟剧视角是产生于现代社会的一种观点。现代社会里,特别是当代西方社会,人们越来越倾向于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强调颠覆社会传统价值观,每个人可以形成对社会独到的理解。拟剧视角使人从身处的社会中抽离出来,将自己的行为看做表演,将社会习俗视作可变通的表演条规。同时,拟剧视角,作为一种心理变量,可能影响到我们的心理健康。后续的实验分析了这些影响。当我们的自尊心(self-esteem)受挫时,拟剧视角可以将自我从受挫的环境中抽离出来,产生缓冲的作用,在短时间内保护我们的自尊心。然而,如果我们带着拟剧视角去看待更加未来时,可能会有负面的效果。研究者们让大一新生用拟剧视角去思考他们作为新生(一年)和作为毕业生(四年)的表现。结果发现,当新生们用拟剧视角去思考毕业的时候,他们对学业的投入降低了,自尊心也变弱了。研究者认为,虽然短期采取拟剧视角可以帮助我们应对困难,但长期带着这种视角会对自我产生根本性的质疑——如果一切都是戏,那我读书还有什么用?除此之外,拟剧视角会削弱我们对道德的敬畏,会让人认为很多道德约束并非绝对。幸运的是,如果我们在角色中仍然能找到自我,拟剧视角对道德观的负面作用便会消失。研究者认为,人们固然会在适当的时候采取拟剧视角来开解自己,但多数时候,我们内在的自我超越了这种角色观念。换句话说,我们多数时候都是”入戏“的,这对我们长远的人生更健康,我们会觉得人生更有意义。偶尔”出戏“可以治治小病小痛,让我们看开很多事情。

阅读原文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Phyliss Jia Gai 盖嘉

Psychology ('13 CUHK) - Social Science ('14 UChicago) - Marketing ('19 EUR) 曾学心理为自诊 现研究消费者行为

1 Following 231 Fans 0 Projects 87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协商时人们提出的价格可能是一个数字,也可能是一个大概的范围。比如找工作面试,很多人会被问到理想的工资。假如我设想的最低工资是八千,我应该说八千?还是8000~10000?二者会有什么差别么?哥伦比亚大学的Daniel Ames和Malia Mason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相比于一口价,价格范

Read More

心理学家们普遍认为,心理创伤可以被时间的流逝和空间上的距离冲刷。哥伦比亚大学心理系的博士生Bruce Dore和导师Kevin N. Ochsner却用推特大数据揭示了空间和时间的负面作用(另两位合作者为Leonard Ort和Ofir Braverman)。他们研究的推文围绕着2012年12月14日

Read More

前言:Nicholas Epley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行为科学的教授,近20年来着力于研究人际之间的认知偏差。2014年刚刚出版这本Mindwise,算是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做一个科普性的总结。笔者读的是英文版本,我国尚不知何时可以引进。台湾已经有繁体电子译本,但也不便阅览。在此为这本好书铺路,希望这本

Read More

JCR六月就要创刊四十周年了。六月头两篇文章总结了这四十年来JCR研究问题的变化趋势和最有影响力的文章。40年来研究了些什么?Justine Rapp和Ronald Paul Hill的文章总结了四十年来JCR上刊登文章的选题、方法、样本之类的变化趋势。下面挑选重点总结。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理论化样本的缺

Read More

近年来学者们普遍发现,花钱买体验比买物质要开心的多。那很多人为什么还那么向往物质呢?纽约大学的博士生Stephanie Tully和她的合作者认为,人越没钱越想物质,因为没钱的时候人们更在意商品的寿命。虽然体验也能带来一辈子的回忆,但体验过就没了,物质却明显可以用很久。当物质的寿命不一定比体验长时(比

Read More

小编所工作的荷兰Erasmus University的市场营销系最近有两篇热乎的文章,都非常有启发性。一篇是关于神经科学在市场营销中的应用,另一篇则在传统的消费者行为研究上采用了更严谨的统计方法。1. 脑科学用几十个人的数据告诉你一部电影的热度Brain responses to movie-trai

Read More

人类对爱情有千百种描述,亚里士多德曾说“爱情是两个身体里住着同一个灵魂”,是“我们是彼此的另一半”。又有人说,爱是一场旅行,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当中的跌宕起伏才是爱情存在的意义。不论是“合体论“还是“过程论”,这两种解读似乎都有道理,互不矛盾。然而Spike Lee和Norbert Schwarz发现,

Read More

在这个人人都讲“大数据”的时代,似乎大家都开始对算法怀抱憧憬。我们真的信任计算机吗?宾夕法尼亚大学的Berkeley Dietvorst和他的合作者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探索。他们让被试根据沃顿MBA学生的申请资料预测他们毕业时的表现,包括学业表现,雇主的名气等等。部分被试同时被告知沃顿的招生办公室基于数百

Read More

无数的研究表明家庭经济条件对孩子的未来有着直接的影响。社会真的如此不公——富人愈富,穷人愈穷吗?孩子自身的特质是否可以扭转这种影响?美国的学者们通过分析40多年前的数据,得出了肯定的答案。美国的Project Talent于1960年收集了全国5%高中生的数据,又在11年后再次收集数据。数据虽老,但美

Read More

脑电研究在神经市场学方向越来越火热,但多数是研究个体的消费行为,而忽略了社会环境的影响。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的研究者们用脑电研究了一个最基本的心理学现象:社会助长 (social facilitation),即当有他人在场时,我们更容易情绪激动,进而对事物的反应更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