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liss Jia Gai 盖嘉2014-12-21 8:49 PM

书评:Mindwise by Nicholas Epley - 怎样读懂一个人的心?

前言:

Nicholas Epley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行为科学的教授,近20年来着力于研究人际之间的认知偏差。2014年刚刚出版这本Mindwise,算是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做一个科普性的总结。笔者读的是英文版本,我国尚不知何时可以引进。台湾已经有繁体电子译本,但也不便阅览。在此为这本好书铺路,希望这本书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被国内的书商发现,翻译上市,让大众从科学的角度理解他人。



作为一个学心理的人,周围的人总是问我,“哎,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事实就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人们似乎总是觉得,世界上存在着某种超能力,可以让人洞穿他人的想法。Nicholas Epley通过一系列科学研究和生活实例告诉你,洞察他人的内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只是我们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使用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对于亲密无间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你都能够共同品尝。即便是对于狗,我们也会把他们当做人来对待,看到他们身体虚弱时亦能体会到他们的痛苦。有些人甚至不能离开他们的童年玩偶,即便只是物品,我们有时也会赋予他们人性,体察他们的感受。人是社会性的动物,这一点已无需赘述。从进化的角度讲,为了社会的繁荣稳定,人类发展出相互理解的能力,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奇怪的是,我们对理解的尝试总是浅尝辄止。我们都承认人性的复杂,却总是对他人做出最浅薄的判断而不自知。或许我们可以轻易地从一个人的外表推测他的家境,或是在简短的交谈中得知对方的个性,很多时候这些推测都是准确的,但问题在于,我们总是轻易夸大自己对他人判断的准确性,即便是对于最亲近的人。在书中介绍的一个实验里,夫妻被邀请到实验室的不同房间,一个回答一系列问题,另一个猜测对方对这些问题的答案。不出意料,夫妻对彼此答案的估测比随机猜测的准确度高得多,因为他们彼此熟悉。然而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对于自己准确度的估计远高于他们实际猜测的准确度。无数类似的实验证明,我们高估了自己对他人的了解。

与此同时,我们总是把自己想得复杂,而把他人想得过分简单。在一份商业调查中,上司认为自己选择这份工作的主要原因是理想,幸福,或是其他一些自发性的动机,并认为自己对工作高度投入。但当他们揣测下属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时,他们则认为下属主要是为了赚钱等等外在动机,而且在工作上被动怠惰。这让人想到过去的奴隶制度,主流社会的人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人”,而奴隶似乎缺少灵魂,更像低等的动物。人都是相同的,却为什么总是对彼此有着难以消弭的隔阂和偏见?心理实验发现,这大概是因为我们总是轻易地将一个人的行为等同于他本身。社会上似乎普遍流行着一种观点,即个人的失败多是不努力把握机遇的结果,并不值得同情。我们倾向于忽略环境的影响,认为人的行为只代表他自己的选择,而不是环境所迫。书中最鲜明的例子是美国2005年的新奥尔良飓风,当时有很多居民在听到政府发出的撤离警告时仍旧选择留下,结果导致大规模的伤亡。新闻里充斥着不解的语气,大家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在听到反复的警告后仍然不安全避难,觉得这些人天真得令人难以置信。然而真实的情况是,很多选择留下的人家境贫寒,大多人没有车,住在偏僻的地方,新闻来源不稳定,而且家里人员众多,难以负担撤离后的旅宿费。因此他们并非是对飓风盲目乐观,而是只能做出这个最差的选择。

我们不仅容易随意揣测他人本身,还容易错误估计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当一个大学生穿上奇葩的T恤时,他总认为周遭的人在注意他,事实却是几乎没有人记得他穿的是什么。之前唧唧堂也介绍过作者近期发表的一篇研究,发现我们总是认为他人不想和自己交谈,而错误地选择孤独。作为人类,我们天生会理解他人,但这种理解似乎多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我们难以体会他人的独特经历(没经历地震过的小编就无法理解老公对地震的恐惧),无法准确估计自己对别人的判断,无法正视自己在别人眼中的重要性,片面地通过一个决定或只言片语判断他人(网络上因只言片语产生的误解还少吗?)。这些看似微小的偏见可以带来致命的后果——战争,压迫,歧视等严重的社会问题。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人类没救了?

但是作者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列出这些“读心”的局限,作者相信,这些认知的偏差不是人性的缺陷,而是可以解决的问题。你或许已经听够了鸡汤式的教诲“站在对方的角度设想一下”。事实上,科学实验证明,”站在对方的角度“ 确实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你所设想的角度本身就是带有偏见的,尝试想象对方的角度只会加深你本来的偏见。最好的方法,其实也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倾听。我们都有倾诉的欲望,却鲜少推心置腹,只是因为没有一个支持我们倾诉的环境。书中为此举了一个很好的例子。美国密西根大学的医院通过病人和医生开诚布公的交谈大幅减少了医疗事故的诉讼率。医生发现承认错误并不会带来更严重的惩罚,从而更加坦诚,而病人也因此更容易理解他们的错误和接受赔偿的金额。因此,当我们想要了解对方,带着诚意去问、去听就好了。同样的,当我们想要他人了解自己,开口讲就好了。沟通,是我们真正了解彼此的唯一方式。或许会有人说,心理学只是再一次印证了我们的“常识”。但是这门学科通过科学排除了无用的“常识性“以及“超能力”解决办法(比如“站在对方的角度”和观察“微表情”),并用事实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局限,劝导我们怀着一颗谦卑的心,对他人多一分理解——让经理变成更好的上司,让政府领导人变得更具威信,甚至让国家间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这是本书作者一直在做的,也是千千万万心理学家和行为科学家在做的。

作为一本科普读物,本书非常浅显易懂,作者在介绍科学研究的同时穿插大量的生活实例,甚至包括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例子是,人们通常认为男人脑子里只有性。事实上,人们总是在夸大男女之间的区别。作者自己便为此打抱不平,”我15岁的时候,确实也满脑子想着性。但我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可做啊,比如打橄榄球,和父母在一起等等其他有意思的事情。我渴望性不代表我的生活里就只有它。” 更多有意思的例子和研究,就待感兴趣的读者自己去一一发掘了。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Phyliss Jia Gai 盖嘉

Psychology ('13 CUHK) - Social Science ('14 UChicago) - Marketing ('19 EUR) 曾学心理为自诊 现研究消费者行为

1 Following 231 Fans 0 Projects 87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协商时人们提出的价格可能是一个数字,也可能是一个大概的范围。比如找工作面试,很多人会被问到理想的工资。假如我设想的最低工资是八千,我应该说八千?还是8000~10000?二者会有什么差别么?哥伦比亚大学的Daniel Ames和Malia Mason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相比于一口价,价格范

Read More

心理学家们普遍认为,心理创伤可以被时间的流逝和空间上的距离冲刷。哥伦比亚大学心理系的博士生Bruce Dore和导师Kevin N. Ochsner却用推特大数据揭示了空间和时间的负面作用(另两位合作者为Leonard Ort和Ofir Braverman)。他们研究的推文围绕着2012年12月14日

Read More

前言:Nicholas Epley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行为科学的教授,近20年来着力于研究人际之间的认知偏差。2014年刚刚出版这本Mindwise,算是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做一个科普性的总结。笔者读的是英文版本,我国尚不知何时可以引进。台湾已经有繁体电子译本,但也不便阅览。在此为这本好书铺路,希望这本

Read More

JCR六月就要创刊四十周年了。六月头两篇文章总结了这四十年来JCR研究问题的变化趋势和最有影响力的文章。40年来研究了些什么?Justine Rapp和Ronald Paul Hill的文章总结了四十年来JCR上刊登文章的选题、方法、样本之类的变化趋势。下面挑选重点总结。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理论化样本的缺

Read More

近年来学者们普遍发现,花钱买体验比买物质要开心的多。那很多人为什么还那么向往物质呢?纽约大学的博士生Stephanie Tully和她的合作者认为,人越没钱越想物质,因为没钱的时候人们更在意商品的寿命。虽然体验也能带来一辈子的回忆,但体验过就没了,物质却明显可以用很久。当物质的寿命不一定比体验长时(比

Read More

小编所工作的荷兰Erasmus University的市场营销系最近有两篇热乎的文章,都非常有启发性。一篇是关于神经科学在市场营销中的应用,另一篇则在传统的消费者行为研究上采用了更严谨的统计方法。1. 脑科学用几十个人的数据告诉你一部电影的热度Brain responses to movie-trai

Read More

人类对爱情有千百种描述,亚里士多德曾说“爱情是两个身体里住着同一个灵魂”,是“我们是彼此的另一半”。又有人说,爱是一场旅行,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当中的跌宕起伏才是爱情存在的意义。不论是“合体论“还是“过程论”,这两种解读似乎都有道理,互不矛盾。然而Spike Lee和Norbert Schwarz发现,

Read More

在这个人人都讲“大数据”的时代,似乎大家都开始对算法怀抱憧憬。我们真的信任计算机吗?宾夕法尼亚大学的Berkeley Dietvorst和他的合作者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探索。他们让被试根据沃顿MBA学生的申请资料预测他们毕业时的表现,包括学业表现,雇主的名气等等。部分被试同时被告知沃顿的招生办公室基于数百

Read More

无数的研究表明家庭经济条件对孩子的未来有着直接的影响。社会真的如此不公——富人愈富,穷人愈穷吗?孩子自身的特质是否可以扭转这种影响?美国的学者们通过分析40多年前的数据,得出了肯定的答案。美国的Project Talent于1960年收集了全国5%高中生的数据,又在11年后再次收集数据。数据虽老,但美

Read More

脑电研究在神经市场学方向越来越火热,但多数是研究个体的消费行为,而忽略了社会环境的影响。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的研究者们用脑电研究了一个最基本的心理学现象:社会助长 (social facilitation),即当有他人在场时,我们更容易情绪激动,进而对事物的反应更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