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nuo2014-12-23 9:00 AM

罗小薇:旁观者视角:全球证券分析师对新兴市场中家族企业的关注度In the Eyes of the Beholder: Global Securities Analysts’ Coverage of Family Firms in Emerging Markets

清华经管讲座记录

【主讲】罗小薇,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创业管理系终身教授

【主题】旁观者视角:全球证券分析师对新兴市场中家族企业的关注度

【时间】2014年12月10日(周三)13:30-15:00

【地点】清华经管学院 伟伦楼336

消息地址

主讲人介绍: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和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企业家和家族企业领域副教授、长江商学院创业与家族企业管理学访问副教授。她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关注组研究。

罗教授的近期研究关注经济增长的独特环境如何影响企业战略和业绩,特别是家族企业。她在世界顶级期刊发表了许多文章,包括《管理科学季刊(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组织科学(Organization Science)》、《国际商务研究期刊(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和《政治研究(Research Policy)》。在过去的两年,她获得了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nagement Research)最佳论文奖。她现在担任《管理科学评论》(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和组织科学的评审委员会成员,管理学会的组织和管理理论部的研究委员。

讲座记录:

在讲座的开始,罗老师结合自身经历讲述了她为什么会选择“家族企业(Family Firm)”作为关注的重点,并对我们选择自己的兴趣点给出了建议。罗老师说当她选择家族企业为研究关注点时,这并不是一个看似非常有前途的选择,因为这并不是主流研究和杂志关注的,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家族企业在全球企业中占据了大部分江山。因此,这个选择既给她带了机遇,又带来了挑战。一方面,现有研究的匮乏意味着这方面的研究难以收到审稿人的认可,因此在论文发表上有一定的困难;但另一方面,这个领域关注的学者较少,也就意味着强大的竞争对手较少,因此她也可以以自己的视角切入。而要做到脱颖而出,她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How can I be different? 而领域的不同就带来了这种机遇,而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在不怎么关注的审稿人面前,How can I justify myself?也就是How can I contribute to this area?对企业研究最流行的理论是简森(Jensen)和梅克林(Meckling)于1976年提出的代理理论(agency theory),而社会学出身的罗老师试图用另一种视角来研究家族企业——新制度主义(neo-institutional approach),她将家族企业视为一种组织,一种社会事实(Social Fact),这种组织内嵌于整个社会环境中,而家族企业的环境又反映了社会的行为。社会学的学习又为她这一视角的选择带来了优势。罗老师通过向我们分享自己的经历,总结出选择研究着眼点的几个重要方面:interested, important 和 theoretical background,并鼓励大家不要把自己局限于一个领域,而是要多接触其他学科,比如社会学,心理学等,有时候其他学科可以提供独特的研究视角。而这种不同的视角和对该领域的疑问激励着研究者关注这个领域,解决问题。

接着罗老师介绍了她最近的一项研究,即全球证券分析师对新兴市场中家族企业的关注度,研究证券分析师对家族企业是否存在偏见,在提供关注度(coverage)上是否与其他企业有区别,如果有差异是怎样的差异,这种关注度又是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水平。

罗老师在两种公司治理逻辑(corporate governance logics)中考察这种关注度,即持股者逻辑(shareholder logic)和利益相关者逻辑(stakeholder logic)。这两种逻辑的差别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社会对家族企业的不同态度。这种视角的出发点在于不同逻辑意味着不同的文化环境,而家族外部证券分析师的决策正是在这样一个文化框架下做出的,虽然证券分析师倾向认为自己的决策是专业的,是中立的。

该研究选取了台湾1996-2005年所有上市公司为样本。选取台湾而不是其他成熟的市场,是因为在不成熟的市场,基本信息缺失,信息获取成本(information acquisition cost)较高,行动者的决策更可能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

罗老师关注家族企业已有一段时间,但与以往的研究不同的是,该研究寻求的是一种旁观者视角。证券分析师并不是企业内部成员,因此其对家族企业采取的态度反映的是企业外部的社会环境,其决策也反映了社会对家族企业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

讲座中途,有听众提出什么样的企业可以被称作“家族企业”呢。罗老师并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因为不同文化/不同学者/不同行业对其定义都不同。美国文化倾向用股权来衡量,然而对于微软来说,比尔•盖茨股权极大,却不是传统的家族企业;欧洲文化用重要管理层是否有来自同一个家族的成员;亚洲文化又有不同。有些学者认为应该用企业的客观指标来衡量,比如管理层组成/股权组成等;而又有一些学者认为一个企业是否被称为“家族企业”来自他人的评价,而这个“他人”是应该是社会民众还是企业雇员也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在这一个多小时中,罗小微老师向大家分享了她最新的研究进展,并向听众(主要是清华经管的教师和博士生,还有小编这个蹭课的)分享了她治学过程中的收获和经验,思路清晰,语言亲和。这篇文章还在审稿中,如果大家想进一步了解该研究,就让我们期待《Management Science》吧~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Xiaonuo

Hungry and foolish.

10 Following 17 Fans 0 Projects 39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Jeffrey G. York, and Michael J. Lenox制度因素对企业市场进入的影响长期以来吸引了战略学家的兴趣。然而,社会文化环境——即未成文的、权力分散的(decentralized)“游戏规则(rules of the game)”,如何影响新兴行业中企业成立比率呢?相对于多样

Read More

作为一个小本,研究经历远没有硕博同志们那么高端;又没有大boss带我打工,只能自己小打小闹的慢慢摸索。在这些有限的摸索中,我并不像一个研究者,而是一个学习者,一个自主学习者,在摸索中摸索着研究方法和论文写作方法。第一次尝试写论文是一个定量研究,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就是数据选择的问题。我关注的是我国社会流

Read More

主导设计(dominant design)通常被视为基于成本的激烈竞争的引导者,导致行业中激烈的企业退出。当一个公司引入一项开创性的产品时,行业不得不面临创新冲击(innovation shock),如1906年Underwood Model 5打字机、1908年福特企业的T型轿车、1984年的苹果M

Read More

组织的可信度研究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一些学者采取了精于计算的视角,强调行动者的理性计算,而另一些学者从关系的视角研究组织可信度,关注其社会性的基础。本文试图缓和这种两极格局,采取了一种综合的方法来明确两种观点的边界。基于71个战略联盟的二元调查数据,本文发现当合作伙伴缺少较好的声誉时,理性计算观点(

Read More

组织领域学者长期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执行者特别是首席执行官到底对企业的绩效有怎样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否与们所观察到的影响一致?二十世纪后期以来,对CEO的关注程度骤增,他们的重要性也被强调。本文引入了一个关于CEO重要性归因突然增长的新解释。其中存在一种可能,即CEO的被赋予的重要性的增长来源于其客观上的增

Read More

本文探究社交对个体道德观的影响,认为社交的内容和手段对人们发展和保持社交关系时的感受有不同的含义。本文特别关注了职业上的工具性社交(instrumental networking),即为了完成任务和职业目标而刻意培养的社会关系。不同于追求情感支持或者陪伴的私人社交,也不同于自发产生的社交关系,追求职业

Read More

本文探究企业收购交易中企业间地位差异对企业行为的影响。作者认为(收购方和被收购方)企业间地位差异与它们在特定经济活动中的角色期望越一致,它们越能顺利地采用合适的方法达成交易。本文以美国企业收购市场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发现收购方和目标对象的地位差异越大,当收购交易公告之时市场对收购方和目标对象的反应越积极

Read More

唯有爱穿越生死,原来在医院看护也是这样!“爱”在管理学研究中鲜有提及,陪伴之爱( companionate love)却被心理学家视为人类经历中的一种基本情感。来自沃顿商学院的教授Sigal 等人发现医务工作人员的陪伴之爱对于病患的康复结果有着重要的影响。让我们用积极的态度面对他人,面对自己吧!在这项

Read More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来自Rotman商学院的学者András Tilcsik 发现员工在试用期对公司的认识和入职后的认知之间的差距会影响员工的表现与绩效。试用期内企业表现得太穷和太壕都不太好呀。基于两个信息技术服务公司的专家和访谈数据的纵向分析,本文阐述了随着时间的发展组织财富是如何影响个人表现的,探

Read More

只有适合实际情况的法规才是有威望的,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旧有法规受到了巨大挑战。《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已离我们远去,这也是金融创新的副产品与必然。监管者,和市场参与者一样,依赖着类别上的差异。对监管分类模糊却对市场参与者清晰的创新产品既为监管者带来了难题,又为创新公司带来机遇。运用涉及范围较广的一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