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2014-12-29 4:52 PM

#我的论文# 从一篇Final Paper讲起,半个理科学渣怎么Survive一堂法律课

研究生是在硅谷一个学校读的,专业信息系统。必修基本上一半MBA的课程,一半计算机和数据库相关的课程。 从一开始,我就更爱计算机相关的课程,因为大学学的是管理,计算机几乎没有基础,所以研究生第一年花了很多时间整这些课,特别是编程,还特意去上斯坦福的summer school. 钻在技术里的时间太长的下场就是自己的语言提高不快,加上原来基础也一般,所以下一个学期上了一节法律课就傻眼了!!


这个课的教授是个很不慈祥的老爷爷,律师嘛,一辈子什么事没见过,很刁专严苛。第一节课就宣布,这个课,请假机会只有一次,之后再请要扣分,每节课都要回答问题或者讲点什么,一学期participate 次数不超过10次(总共20次)要扣分,每节课都要准备两个case study, 要上交。 于是我就石化了,感觉整个学期大部分时间都在准备这个课,还好其它一个技术一个市场的课比较简单。 


每周花整两天的时间做那四个case study, 大部分时间在查单词哈哈,感觉法律的词汇和逻辑都比其它课难很多。 后来上课的时候同组的人聊起花多少时间读这个case 的问题,一个很爱说话的美国帅大叔说20分钟!我就不说话了,觉得说出来简直丢脸,没自信的学渣的世界你们不懂。老爷爷上课讲的生词太多,我又听不懂,为了能听懂点,天天坐在第一排,每节课老爷爷一提问,不管知不知道,我就举手,据说这是美国学生的策略。后来发现这招挺有用,开始你可能觉得自己不知道,但是一旦站起来你会猛然发现自己貌似还真能讲点什么,至于讲得对不对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对,你没看错,要站起来回答,老爷爷说这是court的规矩,请问我们在court吗? 


我们学校在硅谷还算小有名气,但是在其它地方特别是在中国留学圈几乎没人知道。去了之后我才发现整个program就两个中国人,另外一个还比我早一年。 另外,同学们有一大部分又是part time 的,白天上班,晚上才来工作。所以,作为一个外国人,作为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小屁孩,我一直都非常安静,几乎没有气压,怎么突然就开始每节课乱七八糟站起来讲一通了,现在想来,当时我的那些同学们肯定觉得我很奇怪,想红想疯了哈哈。


嚓,我又走题了,到现在也没有讲到我的Final Paper,期末的一个个人小论文。要写的东西倒是不难,记得不清楚了,貌似是需要选择一条法律条款,然后举一个现实中的商业的例子,将这个例子应用在这个条款上,得出结论你觉得这个条款是应该被支持还是不应该。 不过这个老爷爷认真到什么地步知道吗,文章要查语法错误以及错误用词,他还要count他修改的次数,超过几次也要扣分哈哈哈哈。 所以这篇文章,我写完后,不仅找了法律系的学生改,还找了一个写作很好的姑娘改,最后这篇文章的结果不错。 小论文发下来后的那节课还有个小插曲我还记得。 大家拿到论文后,要小组讨论,每个人和小组分享自己自己的文章讲的啥。 最后,老爷爷挑了几个组,每个小组选了一个人出来再讲,到我们小组,我那些坑爹的组员,明明个个平时话很多,老爷爷觉得谁的最好,他们就指我,嚓,让你们虚伪,虽然我上课乱讲了那么多,但不代表我也想愿意做这些额外的没必要的发言啊。 最后当然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最简单的语言慢慢讲,老爷爷一路看着我,表示鼓励地点头。


这大概都是5年前的事了。 两年的研究生,我觉得最难的就两个课,一个是这个,一个是叫Computer Frensics。这个课拿了A还是A-我记得不那么清楚了,另外那个就没那么幸运了,当时中CSI的毒太深就把这课选修了,结果这课需要很多计算机网络的基础,我完全不懂,最后5个学分的课我拿了一个B-, 哭死。 


哈哈,其实,这都已经是5年前的事了,毕业都已经3年半了,学生的感觉现在看来好遥远。 不过这些经历确实是自己觉得比较难的时期,现在的工作内容是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东西,所以很少有那时候那种纠结的感觉了。 只希望以后碰上类似的时期也能像上这个课一样,比较难,但是最终会过去。 


我的论文

First Sale Doctrine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悠悠

主编 唧唧堂 内容运营

唧唧堂主编,热爱八卦和运动,学术的话最近最感兴趣的是各种医学的研究~~欢迎大家加我个人微信:hiyouyouxuan, 一起探讨如何把唧唧堂变得更好~~

11 Following 23 Fans 0 Projects 56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几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已经证明其是人们信息共享强有力渠道,并且开始成为实现所谓的“群众的智慧”的重要根据地。互联网经济新近的一个重要的趋势是,各种评价系统不断涌现,这种评价系统有针对餐馆酒店的,比如大众点评; 有评价旅游景点的,比如穷游网; 有打算评价教授大学的,比如唧唧堂,甚至有评价宗教人士的,小编暂时

Read More

我们都知道,即使在产业内,公司的生产率也是不同的。 在国家层面这种差别更大,特别是当我们比较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时。另外,在资本的边际收益产品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种生产率的差别。 该论文发表之前已经有研究试图从不同行业国家经济变量参数的边际产品波动中识别出资源的不当配置程度,以及这种不当配置对社会

Read More

没有一个城市是单一产业的城市,就连好莱坞或者硅谷都不是。 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是拥有完全不同产业的。 传统的城市系统模型聚焦的城市非常两极化,要么研究产业完全专业化的城市(completely specialized city),要么研究完全不同的城市(completely diverse cit

Read More

人类可以通过查看一个概念(concept)的一个或者几个简单的例子(instances)就能够识别出更多其他例子,更具体说,例如人第一次看到一头猪,就能识别这头猪的一些概念特征,耳朵很大,鼻子突出,大鼻孔等等,当人得知长这样的物体是猪之后,下次他去农场,就能将猪认出来,就算那里还有更多其他家畜。 这是

Read More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增加最低工资可以解决穷人的贫困问题,所以在他们的推动下,美国多次提高了最低工资,例如2007美国工人每小时最低工资为5.15美元,这一数字在2009年上升到了7.25美元。但是最低工资真的可以解决贫困问题吗?增加的最低工资是谁买单的?是公司,我们知道,一般雇佣最低工资员工最多的是餐馆和

Read More

每年12月,英国伦敦的Digital Science公司都会评选出该年最热门的100篇论文,他们的评论标准,并不是根据论文发表杂志的影响因子,而是利用他们自己建立的Altmetric评价系统, 基于论文在媒体、博客、推特、脸书和维基百科等类非学术共同体被引用或转发的情况而定的,所以选出的论文不仅有重大

Read More

Moodle 设计开发是依据以下对 “社会构建教育”的理解展开的。 对社会教育的理解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我觉得对唧唧堂的发展应该也有知道意义。 Constructivism (构建主义) From a constructivist point of view, people actively

Read More

悠悠 Sep 06 | 06:40 PM

建构主义学习理论

创造产业是许多科技人员的梦想,虽然这很不容易做到。一位很优秀的博士生,导师是“大牛”,在国际学术界有一定知名度。博士生已在IEEE Trans发表了多篇论文,有的还在国际会议上得奖。但面临毕业后的选择,仍然很艰难。因为他清楚,继续堆SCI可以在科技界呆下去,但处在应用科学界,原创性贡献的方向在哪里?与

Read More

This is a lay summary for the article <Repeated Interactions and Improved Outcomes: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Movie Produ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a

Read More

我提过多次的MIT认知科学家Josh(今年将来中国做邀请演讲)发表在pnas的论文中,比较了抽象知识的不同表征结构,如星形结构、聚类结构、环形结构等等,最终还是意识到,人类的最佳知识结构是树形结构。只有树形结构,才是最符合人类认知特点的一种结构,从树的上一层到下一层,是具备唯一通道,便于大脑将知识从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