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2015-01-09 7:55 PM

#我的论文# 点滴积累 把握机会

目前本人在美帝OB还行的一商学院里读phd,由于还是第一年,且研究方向有了很大转变,目前还没有什么成果。硕士在美帝一IO Psych的项目里摸爬滚打两年,正是这两年,有了难得的跟着导师做项目以及发文章的机会,其中最出乎我意料的还是去年投JAP并被接受的一篇文章。虽然只是四个作者里的第三作者,但毕竟自己有了实质的贡献,所以今天就这篇文章说说自己的感受。我知道同龄人里已经有人在JAP以一作发过文章,以三作的身份谈感想也实在是班门弄斧,且目前国内教授们也开始抓住机会开展国际合作,所以JAP AMJ ASQ里发文章的也不在少数。所以这篇权当是自己的一点感悟,希望对即将走这条路的战友们有所帮助。

本科做论文时,我就对Occupational health psychology感兴趣,所以也相应地看了很多文献。论文做的是有关engagement的东西,所以本科虽然不是IO Psych毕业,已经积累了很多有的没的的文献基础。到了硕士项目,很意外地和一位新晋教职有了近距离的合作机会。由于他也刚进来,急于出成果发文章拿tenure,所以我开始给他搬砖。第一学期搬砖还是自愿性质,自己有自己的TA的任务;搬砖的过程中谨记的一条原则就是哪怕水平不够,努力要够。所以导师也很满意,到了第二学期提出让我做他的RA,于是我几乎没有其他TA的任务,上完课之余就是和他做研究。第一学期零零碎碎做了些东西,第二学期的时候他跟我说有一个项目,是关于death anxiety的,问我有没有兴趣。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要上,哪怕不是完全和自己的研究兴趣契合,但总归还是同一个大的领域困难应该不大。

由于是在death research里的概念,引到IO里还是需要进行一个很完整的梳理,所以我开始在导师的引导下做这个概念的文献梳理。在此之外,我具体的任务是完成理论假设的部分,几个假设的核心是压力源会导致不良的结果,death anxiety会调节这一关系。在提出假设时,我借鉴了压力领域用的比较多的conservation of resources理论。所以虽然death anxiety是个比较陌生的东西,我之前的积累对自己有了帮助。之前也有一些研究的底子,所以开始逐条地写理论假设。具体写的过程是一个反反复复的过程,开始总觉得自己的文献已经准备够了,写着写着发现故事讲不清楚,于是停下来再继续看文献并用到写作中。

我自己的初稿完成后,开始发给二作和一作。我的导师是一作,二作是一个比较senior的教授,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两个给了我很多帮助。当时的word文档,打开来根本没法看,全篇都是修改的红字。逐条逐句地改,慢慢地这个section逐渐成型,也正是这个过程非常锻炼人。逐渐学到了如何在写作中把逻辑讲清楚,同时又不引入无关的东西引来reviewer的质疑。总是,是个用字句堆砌一堵墙的过程,每一块砖都要有其作用,多余的、无关的都要精简掉。就这样我的这个部分磕磕绊绊完成了。

当时导师说要投JAP,我自己的心里十分没底,觉得没什么戏。但是一稿出去,我们竟然拿到了R&R,加上了导师又天生的幽默乐观,就说好好改我们没问题的。第一轮R&R脱了一层皮,reviewer对这个新概念有很多质疑,说这个和普通的anxiety会有overlap,以及我们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个稳定的trait而非state。于是我们又开始搜文献,我记得当时用各种方法,看互引的文献,用各种关键词,搜作者,联系作者,最终好不容易把一些我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名字的刊物上的研究凑到了一起。有了这些好不容易找到的、但比较有说服力的证据,二审的时候阻力就小了很多。13年秋天拿到了conditional acceptance,13年冬天我在外面玩的时候接到导师要校对修改文献的邮件,于是在伦敦玩的过程中黑着线把活干完。不过这也意味着如果没什么问题,马上就会in press了。

到14年1-2月份,文章已经accepted了,那个时候正是申请phd面试的时候,我也正好有机会给申请的项目发邮件说之前说的conditional acceptance已经变成了正式的in press。到现在我也觉得是这篇JAP决定了我申请的结果(虽然有了JAP,有几个项目还是连个免试都没给...)。到今年下半年,文章正式刊发出来了。

零零碎碎说了很多,总结起来我觉得有这么几点:1,认真对待研究的机会,本科时大部分同学都没关注本科论文,我却非要每天泡图书馆抠论文,也积攒了很多的OHP的背景知识,这些到了写JAP我的部分的时候都起到了莫大的帮助;2,抓住每一个研究的机会,当时如果跟导师说了不,也许这个机会就打水漂了。后来也证明,那篇JAP是我当时在的硕士项目十几年来重新发出来的第一篇JAP;3,写作的过程不要怕反复,从第一稿开始写,到最终的成文,我的部分起码大改了五六遍,这其中重新搜文献也有好几次,但这些过程其实也是逼迫写作者更加清晰地重新认识研究题目的机会。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就是撞了大运跟着导师发了篇A刊。接下来的几年也不知道自己能憋出个什么东西来,所以也是用自己的这次写作经历和大家共勉,祝大家学业有成,研究顺利!

至于具体的文章,我就厚脸皮地把citation贴在这吧,如果有人感兴趣可以去搜搜看:Sliter, M., Sinclair, R., Yuan, Z., & Mohr, C. (2014). Don’t fear the reaper: Trait death anxiety, mortality salience,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99, 759-769.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Dan

0 Following 1 Fans 0 Projects 1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目前本人在美帝OB还行的一商学院里读phd,由于还是第一年,且研究方向有了很大转变,目前还没有什么成果。硕士在美帝一IO Psych的项目里摸爬滚打两年,正是这两年,有了难得的跟着导师做项目以及发文章的机会,其中最出乎我意料的还是去年投JAP并被接受的一篇文章。虽然只是四个作者里的第三作者,但毕竟自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