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yu Dang2015-01-20 7:35 PM

 Mind & Language |  不能说的感觉

【按:本文属于心灵哲学的研究范围,道理虽然深刻,但是讲的却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常有感触的一个现象,用中国古话来说就是“言不尽意”。“问糖何如,可曰糖甜;问甜何如,甜不可说。”“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种语言无法表达的感受就是“不可言说性”(ineffability)。本文着重论述了如何解释各种形式的不可言说性,其产生的根源是什么。】



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感知。在本文的一开始,我们就和作者一起重温了福多(Fodor)的“认识的边界”(epistemic boundedness),丹尼特(Dennett)的“做一只蝙蝠是什么样子”等心灵哲学领域的经典话题。尽管我们身处同一个世界,但是对世界的感受却千差万别。同样是一场大雨,对于步履匆匆的公司白领可能意味着公车晚点、上班迟到,而对于在雨中嬉闹的孩子来说却是天赐的礼物。我不知道从你眼中来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从一只蝙蝠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本文作者引用尼采的话说:“每片树叶都是不同的,因而,把它们都称作‘树叶’,就忽视了它们之间尚未确定的差别。”可以说,语言既是沟通的工具,也是我们为沟通付出的代价。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无法找到一种语言能够“涵盖所有的事实、所有的可能性,涵盖所有的人类语言或者任何种类的人类语言。”感受千差万别,语言千变万化,人心隔肚皮总是难免


当我们用语言来表达一个想法,或者描述一个外在事物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在对我们想要表达的内容进行编码。而有些语言在某些方面也许就是缺乏这种编码的能力(codability)。作者举了一个耶里多涅语(Yélî Dnye)的例子。这是一种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的语言,目前还有4000多个人使用。这种语言的一大特色就在于它没有表示颜色的词。如果你想要说“蓝色”,那么你大概就要说“这是一种沙滩上的浅海的颜色”。沙滩上的浅海到底有多蓝,你家附近的东海和我家附近的黄海颜色有多大差别,谁都说不清楚。因而,这种语言就无法对颜色进行编码,缺乏编码能力(linguistic codability)



此生我们很难和蝙蝠对话,也很难用它们的感觉器官去观察世界了,但是我们的不同感官之间却可以相互沟通。作者承袭了Marks的看法,认为大小(size)、强度(intensity)和亮度(brightness)常常是几种不同的感官综合作用的结果。常常可以在生活中看到这一观点的应用,比如女生穿黑色的衣服就会显得比平时更瘦一些,这就是用颜色去影响体型轮廓的大小。而这种感官之间的互通也会反映在语言上,比如我们会说响“亮”的声音(“bright sounds”)、“大”声(“big noises”),前者是用视觉上的“亮”来形容声音,而后者是用轮廓上的“大”来形容声音。


总体上来说,在英语中,视觉比听觉好形容,听觉比味觉好形容,味觉比嗅觉好形容。这是首先是因为这些不同感官之间的感知难度就不一样。作者举例子说,想象嗅到一种味道,比想象看到某种画面要容易得多。另外,这还因为在英语中表达颜色的词远比表达气味或者味道的词丰富。在一项名为世界颜色调查的项目中,可以看到不同语言中,形容颜色的基本词的数量从两种到多达15种。味觉英语和汉语类似,只有5种。而形容气味的词则贫乏得可怜。



最后,本文得出结论,不可言说性或者是由于认知构造(cognitive-architectural),或者是由于语言的局限引起的。在这里作者举了人脸识别作为例子。在美国刑侦剧中经常见到的利用人工智能进行人脸识别其实是很难办到的。实际上“认脸”是一种古老的哺乳动物的行为,不仅人类会认脸,山羊也会认脸。我们对同类面孔的辨认并不是把整张脸的图像信息储存下来,而是把这个人的名字和这张脸联系起来。另外,我们认出人脸可能是不同的神经系统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也让“认脸”变得不是那么简单。同时,每种语言也都有一定的词汇量。据说一种语言能够容纳的最大的词汇量是5万个,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词汇还会更少。有限的词汇预设了词汇的种类,比如某些类别是用来形容颜色的,有些是用来形容气味的,等等。总之,不可言说性或者与语言有关,或者与人们的感觉有关


结论之外需要补充的是,不可言说的程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作者举例子说,比如一位研究气味的专家,对气味的感知也许就比一般人要强。而有些不可言说和当时的文化社会状况有关。比如没有乐器的民族,就不太需要一套形容曲调的词汇。

【Differential Ineffability and the Senses,Volume 29, Issue 4】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Xiaoyu Dang

0 Following 1 Fans 0 Projects 2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按:本文属于心灵哲学的研究范围,道理虽然深刻,但是讲的却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常有感触的一个现象,用中国古话来说就是“言不尽意”。“问糖何如,可曰糖甜;问甜何如,甜不可说。”“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种语言无法表达的感受就是“不可言说性”(ineffability)。本文着重论述了如何解释各种形式的

Read More

【按:有关主体性的研究是哲学研究的经典话题。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些精神病患饱受人格分裂的折磨。在哲学上,我们如何知道一个想法是“自己的”思想?本文从病理学入手,对思想的来源(authorship)和控制进行了区分,并由此对思维的主体性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在常人看来,我的想法就是我自己的想法,这是毋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