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yu Dang2015-01-22 1:44 AM

Mind & Language | 思想的来源与控制

【按:有关主体性的研究是哲学研究的经典话题。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些精神病患饱受人格分裂的折磨。在哲学上,我们如何知道一个想法是“自己的”思想?本文从病理学入手,对思想的来源(authorship)和控制进行了区分,并由此对思维的主体性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在常人看来,我的想法就是我自己的想法,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这个问题在哲学领域并没有那么理所当然。作者首先对一些哲学家的经典看法进行了简要的追溯。比如根据康德的看法,我们内省(introspection)中的每种想法都是我们自己的思想,而维特根斯坦则对作为主体的“我”和作为客体的“我”进行了区分,例如“我在镜子中看到的我的外套上有个斑点”,这个“我”就是客体。无论是哪种哲学观点,似乎能够被内省的想法就是我自己的意识


接下来作者介绍了两种精神疾病。一种是思维插入(thought insertion),另一种是侵入式思考(intrusive thoughts)。思维插入的症状就是病人觉得自己的想法中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思想,比如有的病人觉得有人让自己非干掉上帝不可;而侵入式思考则是一种强迫症(OCD),病人觉得自己敲门非敲三下不可,每个星期五非洗衣服不可,等等。这两种精神疾病的对举非常有意思,正如后文会提到的,思维插入者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他没有真的去杀上帝),但是他不是自己思想的来源;而强迫症是自己思想的来源,但是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



作者说,内省就是对情感状态的一种注册。(我来举个例子,人的内省就像电脑的注册表一样。)想要自己的心灵状态被注册下来,只要成为内省的内容即可,并不需要概念化,也不要成为命题,情感也能在内省思维那里登记注册。(童鞋们,从这一步开始,有没有听到啪啪的打脸声!打的是康德和维特根斯坦的脸啊~打得真精彩啊~)


下面,由于已经隐隐准备指责了别的哲学家考虑不周到,所以作者为了显示自己考虑很周到,对思维记号(thought tokens)和思维种类(thought types)进行了区分。因为,思维记号具有可重复性,思维种类没有可重复性。我今天想吃西瓜明天还想吃西瓜,这两个想法的来源都是我,这是在思维记号的层面谈论的,而比如爱因斯坦发现了相对论,这个是在思维种类的层面谈论的。本文显然更重视思维记号,下面谈到的思维的来源都是指思维记号的来源。假设有人对我说了一个命题P,我的理解中也会出现命题P,我对P的理解就是在思维记号层面的一种来源。(按:这一段只是为了严谨才写的吧,真无趣。不过自己防守好了才好去砍别人。)




此时作者笔锋一转,这个时候才真的把矛头对准了前人的理论。他问,如果我们把思想的来源归因于思想,那么就相当于把思想的来源归于我们的每个感知,而我们的每个感知当然是我们的感知器官产生的,那这不是废话吗?另外,不能把思想来源归于拥有思想(ownership)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看看别人传递给我们的思想(communicated thoughts),或者自己的白日梦,这些都是我们拥有这些思想,但是我们并不是这些思想的来源。另外,把思想的来源(authorship)归因于意向——由于意向是思想产生的原因,这也并不恰当。比如说,一棵树也是对这个树的感知的原因,但是它却不是思想的来源(authorship)。更重要的是,对于思考过程(thinking)施加因果影响是可能的,但是对于思考的结果(thought)施加因果影响却是不可能的。用意向来解释思想来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无法解释为什么其他思想不产生,就单单产生那个思想?(按:因为爱所以爱,这个看起来就挺没道理的吧,这就是用意向解释思想来源。)


批判完前人关于思维来源的意见之后,作者开始讲另外一种和思维来源不同的能力,也就是思维控制。作者说,思维控制可能唯一的形式就是压抑,这个是有实证研究支持的。


然后,作者给我们画了一张表,这张表非常清楚,就不多说了。



因而,自我意识要分情况讨论。只有自我控制能力,不算有完整的自我意识;同样只有意识来源而没有控制能力,这人仍旧是个神经病。到此为止,作者只是指责了前辈哲学家们考虑不周。下面,他还将指责这些哲学家们说错了。


下文中说,感觉(feeling)和思维的来源没关系。就拿思维插入的病患来说。他们“感觉”自己的思想被人控制了,而实际任何感觉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所谓的思维控制只是这些人的自我印象中出现了矛盾的地方。这些人不能接受自己精神生活中的某些方面,于是就采取了一种策略,宣称这些想法不是自己的,从而把这些想法从自己的思想中排除出去。前文已经说了,思维控制的主要形式是压抑,而自我意识具有自我指涉性(self-reference),因而思维控制不属于自我意识


可以看到,作者首先强调了前人的自我意识和情感的关系,后来有撇清了思维来源(authorship)和情感的关系,从而证明了一般被认为是自我意识的思维来源,和自我意识其实没有关系。


原文标题:Authorship and Control over Thoughts

Mind & Language, Vol. 29, No. 5 November 2014, pp. 534–565.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Xiaoyu Dang

0 Following 1 Fans 0 Projects 2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按:本文属于心灵哲学的研究范围,道理虽然深刻,但是讲的却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常有感触的一个现象,用中国古话来说就是“言不尽意”。“问糖何如,可曰糖甜;问甜何如,甜不可说。”“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种语言无法表达的感受就是“不可言说性”(ineffability)。本文着重论述了如何解释各种形式的

Read More

【按:有关主体性的研究是哲学研究的经典话题。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些精神病患饱受人格分裂的折磨。在哲学上,我们如何知道一个想法是“自己的”思想?本文从病理学入手,对思想的来源(authorship)和控制进行了区分,并由此对思维的主体性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在常人看来,我的想法就是我自己的想法,这是毋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