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ene2015-01-25 9:20 PM

 信任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理财经理的投资行为?

我们知道,专业理财经理的平均表现是低于被动投资策略收益(passive investment strategies)减去费用的。但仍有大量投资者宁愿寻找主动策略的理财经理进行投资而不愿自己进行指数化投资。许多理财经理和投资顾问并不是将他们的过去投资表现作为宣传点,而是基于信任,把他们的经验和独立性作为宣传点。本文关注的是个人投资者,但道理也适用于机构投资者。

作者认为,信任并不是建立在过去的投资表现,而是建立在私人关系、经理的自信、熟悉度、推销的说服力等。这样的信任让投资者对于承担风险的焦虑减小,就像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建立在信任上一样,他们认为这样的不确定性会降低,他们的钱在专业理财基金里是安全的。

本文构建了一个基于信任而分配资金的理财管理行业的模型。获得信任度高的经理会收更高费用,同时让投资者愿意承担更高风险。当投资者的预期和投资倾向不理性时,经理人往往会迎合他们而不是纠正他们,因为他们会因此更愿意增加投资,经理人可以收取更高费用。作者还构建了一个动态模型考察当投资经理可以进行反向投资,尝试击败市场(beat the market)而获得超额利润时的行为模式。投资表现好会表现他们的专业性,吸引更多资金,但当模型加入“信任”因素考虑时,经理们会权衡吸引资金的好处与减少投资者对他们个人的信任的坏处。迎合投资者而进行投资可以收取更多费用且留住这些投资者。当“信任”因素相当重要时,经理们会不愿意去击败市场的错误估值。这就是为什么在互联网金融泡沫时尽管经理们知道科技股被高估了,但仍去迎合投资者,持有这些股票。


来源: The Journal of Finance, February 2015, Volume 70, Issue 1

阅读原文:

Money Doctors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Jolene

Studied Economics in Sun Yat-sen University for bachelor degree; got Master degree in Accounting and Finance in Durham University; Interested in Merger&Acquisitions.

0 Following 28 Fans 0 Projects 37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现代金融理论认为,随机折现因子(stochastic discount factor, SDF)能决定资产价格,而随机折现因子通常与总财富的边际价值相关。许多资产定价研究通过测量所有投资者的边际财富价值来确定SDF, 但这是建立在一系列假设之上的, 如每个投资者必须参与所有市场,没有交易费用等。金融中

Read More

 在过去的研究中,“传染”(contagion)用来指代冲击传递中无法被基础经济原理和联动原理解释的超出部分。2007至2009的金融危机被认为是大萧条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危机。本文研究的是危机为什么及如何在国家和经济体间传递的如此迅速。作者建立了建立了三因素模型(Interdependence

Read More

我们知道,专业理财经理的平均表现是低于被动投资策略收益(passive investment strategies)减去费用的。但仍有大量投资者宁愿寻找主动策略的理财经理进行投资而不愿自己进行指数化投资。许多理财经理和投资顾问并不是将他们的过去投资表现作为宣传点,而是基于信任,把他们的经验和独立性作为

Read More

银行在为商业机构提供流动性方面有先天性的优势。一般来说银行在满足信贷需求方面是没有困难的,因为有足够的存款者认为银行系统是安全的。但在07-09的金融危机中,银行系统处于危机的中心。存款大量减少,存贷比(loan-to-deposit)的不足扩大,未履行资本承诺额大的银行表现尤甚(undrawn co

Read More

企业常用商业票据(Commercial paper, CP)来为投资资本初始融资,商业票据发行者通常是规模大、信誉好的公司。商业票据的到期时间比银行贷款短的多,因此有时候它被认为在流动资本投资中的融资作用是有限的。公司用短期贷款为长期项目融资可能会导致资产和负债到期期限的错配(mismatch)。商业

Read More

对公司兼并效果的研究通常都着重于对股票收益、资产负债表表现的研究。本论文更直观的关注在兼并后的公司产品上。产品的性质、品质、价格能够反映经营上的变化。例如,如果成本下降,产品价格下降;生产设备集中在同一厂房,产品相似度就会提高;技术在两个公司之间分享后,产品质量会上升。本文的消费品质量与价格数据来源于

Read More

信用风险可以由信用价差(credit spreads)来衡量,信用价差随着宏观经济风险暴露而上升,它可以分为违约预计损失和信用风险溢价两部分。当支付给债券持有者的息票费用高于未来股息红利折现值时,公司从利益最大化考虑会选择违约。这种情形暗示了公司杠杆率和资产的波动性是决定信用价差的关键。但过去的实证研

Read More

 收购者分为战略型收购者(strategic bidders)和金融收购者(financial bidders)。前者主要是由相关公司如竞争者,供应商,或客户等构成,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寻求长期的经营协同效应,让自己的公司得到成长;后者中典型的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他们寻求的是低估值的目标,在重组后能够带来

Read More

过去许多资本结构的实证研究认为杠杆率(leverage)是稳定的。但通过对GM, IBM, Kodak及21个其他公司的账面与市场负债率的作图,作者发现变异程度是很高的,大幅度的提升杠杆和去杠杆都是很平常的。本论文对资本结构在长期中的稳定性做了综合分析,发现相隔几年的截面杠杆率变化非常大,差异每年增长

Read More

公司债券收益率反映了对通缩的考虑。当贷款是名义计算时,低通胀率会使真实负债(real liabilities)增长,违约风险增大。公司债券息差的通胀风险分为两种:波动性通胀(inflation volatility)和周期性通胀(inflation cyclicality)。波动大的通胀增大了公司违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