唧唧堂推荐2015-03-21 12:01 AM

商学院教授的“FAR”读书原则

唧唧堂获得了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 Mike Zhang 的特别允许,转载他最新的一个分享:FAR读书原则。 

Zhang教授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MITBBS的联合创始人。

Zhang教授在这篇分享中独家推荐了20本心理学,管理学以及经济学方面的书籍;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科研故事:一个研究团队如何通过线上游戏使6万人帮助他们做实验,该故事唧唧堂另外有详细论文介绍。

发现更多内涵文章,请关注Zhang教授微信公众号:profmikezhang。


我读书遵循三点原则,根据其英文首字母,我总结为FAR:就是Fun (有趣), Accessible(不装B), 和 Rigorous(严谨)。


乐趣的原则

The Principle of Fun


在所有的励志格言中,我曾经深信不疑而现在痛恨不已的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句。它告诉我们:学习就要勤奋和辛苦。—— 好像勤奋了就可以学会,辛苦了就可以学好。这个格言出自韩愈的《劝学篇》,我认为这完全是在扼杀学习者的兴趣和主动性,简直就是《劝退学篇》。


在我看来,勤奋和辛苦之于学问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说它们不是充分条件的原因是:即便你很勤奋和辛苦,也许方向根本是错的,努力半天也是白费。所以“勤能补拙”这句话明显也是错的。实际上当你方向错误时,你越勤奋,离你的目标就越远。机器不知疲倦,比人勤奋,而Gartner Group的分析师Milind Govekar曾经说过: “If we automate a mess, we'll get a bigger mess(如果我们对垃圾做自动化,我们得到的是更大的一堆垃圾)”。


当然勤奋和辛苦也不是学问的必要条件,因为有不少例子表明某些大神可以毫不费力地用巧劲站到学术的最高点。举个例子:


华盛顿大学的David Baker和同事研究的是复杂的把氨基酸拼装成蛋白质的问题,如果他们用愚公精神用勤和苦去做,可能在有生之年都完成不了。


2008年,研究团队灵机一动,把这个拼装的工作变成了一个在线游戏,于是接近6万人贡献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去玩这个游戏,在玩的过程中用一年的时间解决了困扰科学界40年的难题。


唧唧堂按:Baker和研究团队们发布的这款在线游戏,名称是:Foldit,下载到电脑上即可玩耍,下载地址是:https://fold.it/portal/info/about 。唧唧堂另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到这款在线游戏,及与这个游戏相关的论文。


2010年,Baker和同事在期刊Nature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Predicting Protein Structures with a Multiplayer Online Game”。(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66/n7307/full/nature09304.html )


研究团队调查了一些玩家的动机,结果见下面的图表:



你会发现:超过一半的人玩这个游戏不是源自为了给科学做贡献(Purpose),而是为了累计分数(Achievement),和社区朋友互动(Social),以及享受蛋白质3D图片的美感(Immersion)(看到这里我只想说,这接近1/3的能看出美感的人口味够重的)。而研究团队通过设计游戏这种巧劲,迅速得到了需要的研究结果。


唧唧堂按:以下为 Foldit 的游戏页面:


—— 你看,这个团队既不勤:把自己的工作改头换面交给不明真相的群众去做;


也不苦:不在lab里做实验,而赶时髦去设计网络游戏,竟然也能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


正所谓:“不会煽动不明真相群众的网络游戏开发者不是好的大学教授”。


韩愈最大的错误,是把勤和苦当成了做学问的“因”,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成功,这是非常本末倒置的。做学问能成功一定是勤而不苦的,而这件事最源头的“因”来自于兴趣,就是我说的Fun。有了兴趣才会愿意花时间去勤。所以不解决“fun”的问题,根本谈不到做学问的勤。


我每天晚上都会读和学术相关的书和期刊。在别人眼中我很勤奋,我自己却认为这是非常大的享受。我当然也会像别人那样玩游戏,看美剧日剧爱情动作片,但是当学问能带来更大的乐趣时,谁还在意自己是在工作还是在娱乐呢?


所以每次看到主流媒体宣传:某某老教授皓首穷经苦不堪言地做出了什么研究成果时,我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这一定是老教授密不告人的长寿秘诀,他生怕别人都开始喜欢研究而抢了他的饭碗。


Oscar Wilde(王尔德)这个毒舌诗人曾说过:“Hard work is simply the refuge of people who have nothing to do.” —— 努力不过是无所事事者的避难所。—— 我很认同,做学问需要的是乐此不疲,而不是苦中作乐。



不装逼的原则

The Principle of Accessible


这有两层含义。


第一层指的是:Stephen Hawking(霍金)说的,不要放很多数学公式在书里。他说,每一个公式会赶走一半的读者。


实际上,我非常不同意这个说法。假设霍金的一本书,本来应该有30个公式,那么我们可以估算一下他能有多少读者:假设把这30个公式都放在书里,只有霍金一个人愿意看,那么,一个公式都没有的书应该有:2^30=1,073,741,824个读者,超过10亿人。—— 貌似霍金也很夸张呢。


第二层含义,是关于写作手法的。


我刚到美国上学时有一个重大发现:同样是讲线性代数或概率论的书,英文书比中文书好懂!


后来开始做研究,发现英文文章比以前看的中文文章好懂!


我一度不无自恋地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英文阅读能力超过了中文的理解能力?后来失望的发现不是。


真正的原因是:英文学术类文章虽然也有所谓的学术写作风格(academic writing style),但是不像中文学术文章那样八股。英文文章很多时候体现出作者不拘一格的智慧,例如上次说的那个发表在Nature的论文,其中最后的作者竟然是Foldit Players(就是玩那个线上游戏的玩家),有近6万人,于是那篇论文可能是历史上合作者最多的一篇了。


和学术期刊上的文章不同,书毕竟是给普通人看的,所以我会找有事说事的书,而不会去看学术八股文。



严谨的原则

The Principle of Rigorous


发表学术文章最重要的是Rigor,这个词翻译成“严谨”其实不算完全准确。一个研究姑且不问是否有用,是否重要,是否有趣,在问这些问题之前,一定要看研究方法是否是正确的。所以Rigorous原则是说用了正确的方法来研究一个问题。


举个例子:假如我们要研究公司怎么样做才能成功,我们不能跑到成功的公司去问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呢,很简单:


1. 别的公司可能做了同样的事结果失败了;


2. 这些成功的公司在不同的时间做同样的事也可能失败。


这种方法的错误,在统计学里被称作sampling on the dependent variable,就是:用我们感兴趣的变量(公司成功)来决定样本里包括谁。这样的研究出发点是错的,所以结论无论是什么都不具有指导意义了。


这个例子看上去十分简单,但是很多人其实并不能真正看得到很多畅销书里的巨大缺陷。


Jim Collins(吉姆 柯林斯)写了一本叫Good to Great 《从优秀到卓越》的书,这本书出版后卖了可能有上千万册。


在美国出版界,一本书刚出来时封面是硬壳的,叫:“Hardcover”,卖得贵一些;过一段时间销量下降了,就用软一些的封面,叫:“Paperback”,价格也随之下降。Collins这本书出版后7年了仍然在卖硬壳的,足见其惊人的销量。


可是,他这本书用的就是上面说的方法。他选了11家写书时十分卓越而在过去仅仅是不错的公司,总结了5条这些公司使用的策略,告诉我们只要这么做就能化腐朽为神奇,把平庸的公司变成伟大的公司。


如果你现在还看不出来这本书的问题是什么,我们来看一下这本书出版后那11家公司发生了什么:用Collins衡量卓越公司的标准,在书出版后没多久,这11家公司里只有1家还能称得上是卓越。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两件非常有趣的事:


第一,这11家公司里有几家倒闭了,如果你在书出版时投资了这11家公司,那么几年以后你将损失80%的投资;


第二,Collins竟然继续用同样的“研究”方法观察后来表现变差的公司,又总结出来了几条如何从卓越走向平庸的规则, 又写了本书。古人说“知耻近乎勇”,这位仁兄简直是“不知耻近乎勇”了,不得不佩服他不屈不挠坚持错误的高尚节操。


这样的书其实很多,有一本1980年出版的叫“In Search of Excellence”的书犯的是同样的问题,里面提到的公司后来都非常不给力的让作者很难堪。2002年Gary Hamel写了一本盛赞Enron的书“Leading the Revolution”,而那年正是Enron出丑闻关门大吉的一年。


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Richard Feynman(理查德 费曼)曾经描述过这种Cargo Cult Science(货舱邪教科学-中文貌似也有翻译成“草包族科学”的,我觉得还不够传神):


南太平洋小岛上有一群土著,他们在战争时看到有飞机来运送好多好东西,于是他们就有样学样起来,也建了条跑道,在跑道两旁点了火吧做指引,然后在跑道尽头建了个小亭子,里面做一个人,耳朵上放了两个椰子壳冒充耳机,上面用竹子做成天线的样子,于是万事具备,就等飞机来降落送东西了。


如果把真正运货的军队看作成功者,那么这些作为模仿者的土著学的一切都是到位的,然而,我们知道:永远不会有飞机来给他们送货。


同理,那些想用5条简单策略模仿11家成功公司的管理者,请自己戴上椰子壳,等着美国大兵来拯救您吧。


2007年,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的Phil Rosenzweig教授出了一本书叫“Halo Effect”,中文版翻译成《光环效应》,他总结了9条这种书常犯的错误,专门批评这些管理类畅销书不知所云的逻辑。但是明显读者大部分是不明真相的。这本严谨的书远远不如Collins那本伪科学的书卖得好,以美国亚马逊书店kindle下载数量来说,Collins那本书排名3000多,而Rosenzweig那本书排在15万名之外,二者销量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作者: [美] 罗森维 (Phil Rosenzweig)

出版社: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何以追求卓越,基业如何长青

原作名: The Halo Effect

译者: 张湛

出版年: 2007-9-1


如果说Collins的书是在公司管理层面的伪科学,那么在个人管理层面有另外一个系列的同样垃圾又同样畅销的书:《富爸爸穷爸爸》系列。作者罗伯特清崎用非常耸人听闻的所谓财务智商的桥段给人误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公司前段时间破产了。


所以我给喜欢管理类伪科学书籍读者的建议是:要想成功,别看成功学的书了,去写一本吧。书怎么写我都想好了:你去访问访问马云、马化腾平时喜欢吃什么,然后写一本《从屌丝到老板:亿万富翁是吃出来的》,保证畅销。


那么怎么区分哪些书Rigorous,而哪些不是呢?


我会首先看书名,如果书名里面有“财富”,“成功”,“卓越”,“伟大”,“光辉”,“秘诀”,“炼金术”,“哈佛”,“麻省”,“斯坦福”等等,直接屏蔽。


另外,我常用的一个大拇指原则是:直接翻到作者简介去看是否是PhD博士写的。一般来讲,有博士学位的人写的书比较靠谱。


上面说的Rosenzweig教授是从Wharton(沃顿商学院)拿到的博士学位,Feynman是Princeton (普林斯顿)的博士,而Collins不是博士,是Stanford毕业的MBA。我不是说没有博士一定也不出好书,有很多好书是没有博士学位的人写的,如Thomas Friedman写的The World is Flat《世界是平的》,或Guy Kawasaki写的The Art of the Start;也不是说博士的书一定好。


我的意思是:经历过博士训练,而被论文审阅过程严刑拷打过的博士们,会更多地去考虑:自己写的东西是不是站得住脚,而不是用buzz word来蒙骗群众。


举几个例子,“影响力”是个很热的话题,怎么影响他人,让别人听从自己的说法呢?这样的书非常多,你翻到最后看作者简介,立刻就可以发现一本好书: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影响力》),作者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Robert Cialdini(罗伯特 西奥迪尼)教授。Cialdini在研究影响力这个领域用心理学实验的方法得到非常严谨的结论。



作者: [美] 罗伯特·西奥迪尼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原作名: Influence: The Psychology of Persuasion

译者: 陈叙

出版年: 2006-5


另外,关于“幸福”的书很好卖,所以你去亚马逊搜一下“happiness”会发现n多本关于这个题材的书,里面良莠不齐。我推荐一本哈佛心理学家Daniel Gilbert(丹尼尔 吉尔伯特)写的Stumbling on Happiness(中译本名称是非常土豪的《哈佛幸福课》,一不留神我差点把它直接屏蔽了)。



作者: [美] 丹尼尔•吉尔伯特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译者: 张岩 / 时宏

出版年: 2011-11



其他几本我喜欢的、和心理学管理学经济学相关的书是:


Steven Levitt和别人合写的Freakonomics(魔鬼经济学),Super Freakonomics(超爆魔鬼经济学),Think Like a Freak;



作者: [美] 史蒂芬·列维特 / [美] 史蒂芬·都伯纳

出版社: 广东经济出版社

副标题: 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

原作名: Freakonomics

译者: 刘祥亚

出版年: 2007-7



作者: 史蒂芬•列维特 / 史蒂芬•都伯纳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译者: 曾贤明

出版年: 2010-4



作者: Levitt, Steven D.; Dubner, Stephen J.;

出版社: William Morrow

副标题: The Authors of Freakonomics Offer to Retrain Your Brain

出版年: 2014-5-12



Daron Acemoglu和James Robinson业余玩票写的Why Nations Fail;



作者: Daron Acemoglu / James Robinson

出版社: Crown Business

副标题: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出版年: 2012-3-20


Dan Ariely写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 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作者: Dan Ariely

出版社: Harper Collins

副标题: The Hidden Forces That Shape Our Decisions

出版年: 2008


John List和Uri Gneezy合写的The Why Axis;



作者: Uri Gneezy / John List

出版社: PublicAffairs

副标题: Hidden Motives and the Undiscovered Economics of Everyday Life

出版年: 2013-10-8


Daniel Kahneman写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



作者: Daniel Kahneman

出版社: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出版年: 2011-10-25


Carol Dweck写的Mindset;


作者: Carol Dweck

出版社: Ballantine Books

副标题: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出版年: 2007-12-26


Dean Karlan, Jacob Appel写的More Than Good Intentions;


作者: Dean Karlan / Jacob Appel

出版社: Dutton Adult

副标题: How a New Economics Is Helping to Solve Global Poverty

出版年: 2011-4-14


Abhijit Bannerjee, Esther Duflo写的Poor Economics;


作者: Abhijit Banerjee / Esther Duflo

出版社: PublicAffairs

副标题: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

出版年: 2011-4


Ian Ayres写的Super Crunchers;


作者: Ian Ayres

出版社: Bantam

副标题: Why Thinking-by-Numbers Is the New Way to Be Smart

出版年: 2007-8


Barabasi写的Linked;


作者: Albert-Laszlo Barabasi

出版社: Plume

副标题: How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to Everything Else and What It Means for Business, Science, and Everyday Life

出版年: 2003


Sendhil Mullainathan写的 Scarcity;


作者: Sendhil Mullainathan / Eldar Shafir

出版社: Allen Lane

副标题: 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

出版年: 2013-9-5


Barry Schwartz写的The Paradox of Choice: Why More is Less;


作者: Barry Schwartz

出版社: Harper Perennial

副标题: Why More is Less

出版年: 2005-02-01


Sheena Iyengar写的The Art of Choosing;


作者: Sheena Iyengar

出版社: Twelve

出版年: 2010-3-1


最近两本关于营销的新书是Wendy Moe和David Schweidel写的Social Media Intelligence,还有David Bell写的Location is (Still) Everything。


作者:Wendy Moe, David Schweidel

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2014-02-24



作者: David R. Bell

出版社: New Harvest

副标题: The Surprising Influence of the Real World on How We Search, Shop, and Sell in the Virtual One

出版年: 2014-7-15


当然,我导师Erik Brynjolfsson写的Race Against the Machine《和机器赛跑》也同时具备深刻的见解和清新的可读性。


作者: Erik Brynjolfsson / Andrew McAfee

出版社: Digital Frontier Press

副标题: How the Digital Revolution is Accelerating Innovation, Driving Productivity, and Irreversibly Transforming Employment and the Economy

出版年: 2012-1



读些这样的书再回过头来看成功学的书,高下立见。

KEYWORDS

SHARE & LIKE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唧唧堂推荐

2 Following 56 Fans 0 Projects 78 Articles

SIMILAR ARTICLES

又是一天过去了,你今天可能做了新的研究,有了新的数据,或是新的发现,但你迟迟没有开始写你的论文。你或许觉得,只要你手上有了数据,想清楚了,有一天自然能挥笔即就。日子一天天过去,你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写下一个字,何谈publication。事实就是,论文并不是想好才能写的。一直不开始写自然永远都不会写完。耶

Read More

唧唧堂获得了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 Mike Zhang 的特别允许,转载他最新的一个分享:FAR读书原则。 Zhang教授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MITBBS的联合创始人。Zhang教授在这篇分享中独家推荐了20本心理学,管理学以及经济学方面的书籍;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科研故事:一个研究团队如何通过线上

Read More

Popped Bubble Art by Happy Momma, source: broogly.Facebook:社交媒体并不会造成用户仅能读到观点单边倒的内容来源:199IT据外媒报道,现在,社交媒体平台成为了大部分人获取新闻的来源,而这常常会伴随“过滤器泡沫”现象的出现 —— 也就是说, 如果

Read More

唧唧堂"顶级期刊最新论文推荐”开放投稿啦!奖励丰厚,快来!投稿内容:点击这里,你可以发现一期期刊最新论文推荐(美国经济评论2014年9月刊论文推荐)的例子。唧唧堂暂时只开放对 “顶级期刊最新论文推荐” 的投稿。一直一来,唧唧堂推荐比较多的,是来自三个方向的期刊论文推荐,经济金融商学,心理学以及自然科学

Read More

互联网时代,各种都变化飞速有没有!今天唧唧堂带来三篇文章,都想阐述一个中心思想:运用一些互联网技术,可以实现更smart的阅读,科研,和写作哦!什么是聪明的科研呢?科学家们埋头于研究室的印象深刻人们脑海,然而现在,如果你想体验一把研究室里科学家的感觉,同时又不失趣味,你只要在线上玩游戏就可以了。真的,

Read More

photo by mark herreid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营销学的五本顶级期刊:市场营销研究杂志,国际营销杂志,市场营销学,市场营销杂志,消费者研究杂志4月最新论文列表。 小编为了看懂,不专业地翻译了标题。发现好多文章都很有意思的样子。 真诚邀请营销学专业的小伙伴来详细介绍推荐这些论文。 有意者请查

Read More

最近,根据在双胞胎中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被蚊虫叮咬的可能性是由我们的基因所决定。来自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一项研究首次发现,我们对蚊子的吸引力存在一个潜在的遗传因素,这可能是由我们身体气味的遗传控制引起的。虽然这是一项试点研究,但它提供了令人兴奋的信息,可以让我们了解关于“我们与蚊子的亲密关系发生了

Read More

你有没有睡前用iPad或者手机阅读的习惯?如果有的话,那你的睡眠质量恐怕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下降了。近年来,人们对电子设备的使用大幅增加。最近一个关于1508个美国成年人的调查报告显示,90%的美国人每周至少有几天的晚上,会在睡前一个小时内使用某种电子设备。不过,来自哈佛医学院和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Bri

Read More

pic by aman wilson多项研究表明,在困难年代出生的女孩比男孩多。一直以来科学家不清楚其背后原因。对芬兰老教堂记录的一项研究显示,出生在困难时期的男孩,比挑战性较低的环境中出生的男孩活得更好。这项研究有助于解释女性为什么趋向于流产一些男婴,并且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流产。在子宫时,男婴比女婴更

Read More

pic by kamila Švrčinová文章被拒,听上去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呢。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谁又能说这一定是坏事呢。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的三名研究人员本周在《PNAS》上发表文章,称许多被拒绝的文章后来引用率都很高。同行评审(peer review)是目前负责评价和孕育科学研究

Read More